27歲不幸患血癌!急需直系親屬做骨髓配型 母親痛揭身世之謎「一夜3位父親現身」為他撐起一片天

2020年6月,在浙江嘉興第二人民醫院,一名27歲的男子被確診為白血病,醫生說骨髓移植是他目前生存的最大希望。

但移植需要直系親屬做骨髓配型,然而,面對兒子唯一的希望,母親和父親卻都選擇了拒絕做骨髓配型。

對此,醫生感到非常不解,而且兒子情緒幾近崩潰,他的內心也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最愛的父母會如此狠心呢?

面對如此絕情的拒絕,男子只能每天夜裡在被窩裡偷偷流著眼淚,他不能怨恨父母,但卻又無法釋懷。

生病前後的郭學城

Advertisements

兒子的痛苦也都被父母看在眼裡,最後,在生與死的關頭,母親終於鼓起勇氣向兒子講述了一個埋藏了27年的秘密。

然而,這個秘密的背後卻引出了三個父親和兩個母親,他們用愛共同譜寫了一段感人心扉的世間真情。

1993年,山東德州的郭長江夫婦很苦惱,兩人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懷上孩子,夫妻倆求醫問葯多年,結果一次次的失敗令他們非常沮喪。

無奈之下,夫妻倆只好商量著能領養一個,畢竟家裡有一個孩子才像一個完整的家。

經多方打聽,他們得知遠在千里之外的咸陽,正好有一戶人家正在為剛出生的男孩四處尋找人家。

這或許就是一種冥冥之中註定的緣分,夫妻二人想都沒想就連夜買好了去陝西咸陽的火車票。

經過兩天的勞累奔波,從咸陽又換了幾次大車小車后,他們終於到達了孩子的家裡。

Advertisements

其實郭長江在來咸陽的路上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畢竟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為什麼要把孩子送人呢?

在那個年代,資訊都不發達,想了解一個事情的全面信息還是很困難的,所以郭長江夫婦也不知道孩子家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Advertisements

等他們夫妻倆到達時,已是孩子出生的第三天了,不過,眼前的景象確實把郭長江給驚到了。

郭長江往日也是經常走南闖北的人,見過的世面也比較多,但他還是沒想到,這一家怎麼會窮成這樣子。

這是一間低矮的瓦房,門口有兩個大點的小孩在屋外玩泥巴,家裡除了床和一張飯桌之外,再無其他陳設。

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真是一點不為過,這時他們才明白過來,人家為什麼要把自己的孩子拿去送養了。

孩子的母親抱著男嬰坐在床沿邊上,父親正招呼他們快進屋裡來。

當看到孩子的一瞬間,夫妻倆對視一笑,郭長江就知道,他和妻子都喜歡上了這個小可愛。

一張胖乎乎的小臉蛋,還有肉嘟嘟的小嘴巴,看得郭長江的心都快融化了。

妻子更是笑中帶淚,嘴裡不停地輕喚著:寶寶,寶寶。

Advertisements

夫妻倆對男孩發自內心的愛也感動到了孩子的父母,他們不舍的同時,也為孩子能遇到這麼好的人家感到慶幸。

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將剛出生不到三天的孩子送養呢?

這得要從這個貧苦的家庭說起。

2

孩子的親生父母是農民,夫妻倆一輩子以務農為生,靠著幾分薄田養活一家子。

後來,妻子的意外懷孕讓他們又高興又苦惱。

家裡已經有了兩個兒子,如果再添一個孩子,原本清苦的日子可能更加難過。

兩人商量著要不要這個孩子,但要去醫院卻需要一筆費用,他們一時半會也拿不出來,只好再等等。

沒想到這一等就耽誤了最佳時機,如果強行動手術,可能會有更大的風險,最後醫生只能建議將孩子生下來。

可家裡再多個孩子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但每每肚子里的胎跳都會讓妻子的內心融化,她實在捨不得。

Advertisements

於是,在1993年6月的一個清晨,一聲啼哭划空而出,是個兒子。

在此之前,夫妻倆已經想得很明白了:家裡的經濟條件差,和孩子的緣分薄,等出生后找一個好人家去送養。

於是,在親戚朋友的張羅下,遠在山東德州的郭長江夫婦很快就得到了這個消息。

3

在辦完相關手續後,母子的分離讓妻子哭得撕心裂肺,要是實在沒有辦法,誰會將自己的孩子去送人呢。

回到德州後,郭長江夫婦面臨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孩子取名字。

夫妻倆為此還忙活了好幾天,最後給孩子取了一個寓意極好的名字:郭學城。

初當父母的他們,把這個來之不易的緣分看得極重,在他們心裡,郭學城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郭學城小時候

Advertisements

別人孩子有的,小郭學城都有,別人孩子沒有的,小郭學城也都有。

在生活上,郭長江夫婦可以說做到了極致的關愛,給了小郭學城一個完美幸福的家。

在他8歲那年,父母的感情發生了變故,郭長江夫婦因性格不合而離婚了。

那時,小郭學城跟著母親相依為命,但父親郭長江依然沒有減少對他的愛。

平時只要有時間,他都會去學校接小郭學城,父子倆依舊像以前一樣,無話不說,無話不談。


Advertisements

自從離婚之後,郭長江沒有選擇離開縣城,他為了孩子留在了當地工作。

而母親則一直未再婚,她擔心重新組成新家庭會引起孩子的抗拒。

父母都為孩子的成長作出了自己的犧牲,雖說已經離婚,但小郭學城並沒有缺少一份愛,他跟大多數其他孩子一樣,在快樂有愛的環境中度過了自己的青春期。

4

時間轉眼到了2012年,郭學城已經變成了一個帥小伙,剛剛年滿18歲的他做了一個決定:參軍入伍。

當他把這個決定告訴父母時,郭長江並沒有反對,反而對兒子有自己的理想而感到高興。

最後,他順利通過了所有的體檢,正式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

在軍營的訓練雖說很辛苦,但他依舊以開朗樂觀的心態去面對。

他是軍營里的開心果,沒事時就會抱著一個吉他給戰友們哼唱一曲。

不管有多忙,每周都會給父母打電話,聊一聊軍營生活里的有趣事情。

就在郭學城參軍入伍的這一年時間裡,他的家庭也迎來了一件喜事。


自從母親和父親離婚之後,這10年間母親一直未再考慮自己的事,母親一個人帶著郭學城生活,她的辛苦和不易,其實兒子都看在眼裡。

有幾次郭學城半開玩笑勸母親,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但都被母親有意無意地避開了話題。

其實母親心裡也不是沒想過,但她還是希望等兒子結婚以後,再考慮自己的事情。

所以,母親的幸福一直被拖了10年之久。

突然有一天,郭學城接到母親的電話。

在電話里,母親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城城,媽媽想給你找個后爸,你同意嗎?

郭學城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在電話里他帶著興奮的語氣一口答應了,他為母親能追求自己的幸福而感到高興。

後來,當得知母親與未來繼父發展得挺好時,他還帶著調侃的語氣說:我好想快點能喝到你們的喜酒。

母親聽他這麼一說,心裡確實有點難為情,故作生氣地斥責道:你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照顧好自己,電話掛了。

自從得知母親有了自己的幸福后,每次打電話時,郭學城都會很八卦地打聽繼父的情況,他真的很想知道繼父是個什麼樣的人。

很快,兩年的軍旅生涯就結束了,他迫不及待想快點回到家,想見一見未來的父親到底是何方神聖。

5

姜善增雖說年過四十,平時里總聽孩子母親說郭學城懂事,陽光又帥氣,但馬上要見到未來的兒子時,內心難免還有些緊張。

第一次見面時,郭學城主動熱情地叫他一聲:爸。

繼父姜善增

這突如其來的親近感讓姜善增一時間無比動容,聽得心裡暖窩窩的,一下子兩人的關係就拉近了許多。

母親更是感動得稀里嘩啦,含著淚花微笑著拉起郭學城的手,一家三口就像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

回到家鄉的郭學城重新開啟了新的生活,他在父親郭長江的建議下,在縣城裡找了一份工作,一邊工作一邊照顧母親。

有時他會去父親郭長江那裡住一段時間,有時也會去母親那邊住,親情地關愛他一刻都沒有落下。

這一晃幾年就過去了,雖說生活無憂,但畢竟發展的空間對於他來說還是比較有限的,他想出去闖一闖。

2019年,26歲的他來到了浙江嘉興,他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每天早出晚歸努力地工作。

跑客戶談項目,一次次碰壁,又一次重新開始,之前的軍營磨礪讓他收穫了堅持,也慢慢開始收穫成績。

正當一切向好發展時,一次意外的生病徹底將他打入了人生的低谷。

2020年6月,郭學城感覺到身體不舒服,身體健壯的他本以為只是一場小感冒而已,也沒太放在心上。

可後來發現,身體總是會持續地發燒,一連幾天,有時又莫名其妙地退了,有時又開始持續低燒。

最後,他去了嘉興市第二人民醫院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發現血常規檢查結果有異常,很有可能是血液疾病。


當穿刺針緩緩刺入肌膚骨質時,他很清晰地聽到骨頭與針頭之間的摩擦聲,那種錐心的刺痛感讓他為自己的病情感到不安。

幾天後,醫院開具的最終結果驗證了他的不安感:急性B淋巴細胞白血病,而且還標註著「高危」字樣。


面對突如其來的疾病,一向樂觀開朗的他變得沉默寡言,他靜靜躺在病床上,腦子裡全是悲痛和無奈。

6

在得知兒子的情況后,養父母和繼父連夜趕到了嘉興。

病床上的郭學城看上去臉色蒼白,見到自己父母時,他努力地微笑著。


此情此景不禁讓所有人都落淚,大家都不敢相信,前幾天還是在電話里有說有笑的兒子,怎麼就突然得了這種怪病。

醫生也好好安撫了大家,給出了相應的治療方案,需要做造血幹細胞移植,而且要儘早治療,治癒的概率還是很高的。

幹細胞移植就要先做骨髓配型,要在直系親屬里配型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

但郭長江卻拒絕了配型,母親也一同拒絕配型,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兒子的直系親屬。

這一舉動讓郭學城無法接受,他不理解父母的決定,他彷彿感覺到了自己已經被這個世界遺棄。


他的情緒越來越低落,甚至開始拒絕配合治療。

養父母心裡更是難受,他們恨不得把自己的血液掏空還給兒子。

他們也想把真相告訴兒子,但又怕讓他受到第二次打擊。

最後,養母覺得不能再拖延了,孩子的生命是最重要的。

「城城,媽媽是愛你的,媽媽恨不得代替你受這個苦,請你相信媽媽。」

「媽媽有件事要告訴你,這件事瞞了你二十多年。其實,你不是媽媽親生的,是我們從陝西抱養過來的。」

「但你要相信,媽媽始終是最愛你的,為了你的健康,媽媽可以做任何事情。」

當得知自己是被抱養時,郭學城驚訝之餘,他真不敢相信眼前這位對自己視如己出的女人,竟然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短短不到十天的時間裡,先是知道自己得了這種怪病,現在又知道了自己不是親生的。

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一種絕望,一種被拋棄的絕望。

可回頭再想一想,這二十多年裡,父母的陪伴從未缺失,父母的付出也毫無保留,過往每個幸福的瞬間都在他腦海里慢慢飄過。

郭學城和養母

親生不親生有什麼重要的呢,只要他們愛我,我愛他們,這就足夠了。

他慢慢地側過頭,看著自己的母親,發現她真的老了。

他握著母親的手,輕輕一笑:媽,我愛你,不管是不是你親生的,我永遠愛你。

7

郭長江決定去陝西,去找兒子的親生父母,只要找到或許兒子還有希望。

連夜他就去了陝西,功夫不負有心人,幾經周折之後終於找到了郭學城的親生父母。

當得知兒子需要救治時,兩位老人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二十多年的分離並沒有隔斷骨肉親情,這二十多年來,他們也承受著對兒子的相思之苦與內疚之情。

為了能讓郭學城匹配成功率高一些,家裡的二哥也跟著一起去了。


當母子再次相見時,生母緊緊地握著兒子的手,老淚縱橫,一邊低聲抽泣著,一邊將臉貼在兒子的手背上。

看著床前的親生父母,父親的臉頰已滿是皺紋,而母親的雙手已是厚厚的老繭。

一顆淚珠劃過眼角,輕輕滴落在手背上,那股淡淡的溫度將郭學城的內心融化了。

這是一次久別的重逢,也是一次愛的重生。

什麼是愛?


就是當你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及時出現了。

而這時候,郭學城也淚流不止,他原本內心或多或少還有些怨氣,現在已經是煙消雲散了。

很快,好消息就傳了過來,二哥的配型成功了。

這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特別是二哥,他對郭學城說:學城,等你好了,我陪你回陝西看看,家裡還有大哥在等你相聚。

8

一輪又一輪的化療,讓郭學城出現了嚴重的個體反應,嘔吐和脫髮是一輪一輪換著來。

從前那個陽光帥氣的小伙,站在人群堆里都是亮眼的一個,但幾輪治療下來后,已經變得骨瘦如柴。


郭學城默默承受著疾病的痛苦,而五位老人卻承受著經濟的壓力。

這幾輪的治療下來,三個家庭所有的家底都被掏空了。

前期的幾輪化療將近30萬,後期的移植費用保守估計還要30萬。

親生父母這次帶來了一輩子積攢的10萬塊養老金,再加上大家東拼西湊的費用,勉勉強強能湊夠前期的30萬。

可接下來的30萬從哪裡來呢?

為了能儘快湊夠費用,三位父親,兩位母親,五個人制定了周詳的照顧計劃。

養父和繼父開始重新找工作,能掙一分是一分,養母和生母照顧郭學城。

而生父從老家把打工抵債的5000斤紅棗運來,想辦法賣掉掙錢。

郭學城與養父在賣棗

只要三位父親誰有時間,誰就會推著紅棗大街小巷去出攤賣棗。

原本三個互不相識的男人,因為同一個身份而一起努力,兒子能早日康復是他們唯一的願望。

生父

後來,三位父親的「賣棗救子」行為經媒體報道后,山東一家建築企業直接捐助了10萬元善款,並且再花30000元將所有棗買走。

隨後,三個家庭身邊的親朋好友也伸出了援手,在大家一起努力下,30萬的治療費用總算是湊齊了。

結語

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面對疾病的折磨,郭學城並沒有屈服,因為在他的身後,站著五位愛他疼他的父母。

三個家庭為了同一個願望,三位父親,兩位母親,他們各自用自己那顆最純樸心去彌補對孩子的愛。

郭學城是不幸的,在風華正茂的年紀卻患上這種怪病。

他也是最幸運的,五位父母對他視如己出,在他最需要的時候,父母的愛從未缺失,給了他最溫暖的陪伴。

他感恩家庭帶給他的呵護,也感恩社會帶給他的關愛。

如今的他29歲,身體也在慢慢康復,他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憧憬。

我們相信開朗樂觀的他,一定會早日康復。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