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養老10年!得知父母把「兩套房子」都給了弟弟 姐姐「把父母送弟弟家」:輪到你養老了

《知否》中有一句台詞,說:「兒女眾多的人家,父母最要一碗水端平,才能家宅寧靜」。這句話很對,父母的言行,對兒女的影響是深遠持久的。在我們周圍,我們不難發現,有一些親兄弟姐妹,在父母離世後,會形同陌路。彼此本應該是除了父母之外,最親的人了,為何會成為陌生人呢?圖網路。

其實問及原因,大同小異,因為父母的偏愛。說白了,父母從小是不是區別對待孩子,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孩子之間以後的關係如何。老話說「不患寡而患不均」,父母做不到對孩子一視同仁,有些許偏心,其實能理解。但偏心到了一定程度,天差地別的待遇。也不能怪一直被你「利用」,卻得不到任何「好處」的孩子,心灰意冷了。

醫生護士長期在醫院工作,早就見慣了人情冷暖,可一些事態真相,依然讓她們感到唏噓。

Advertisements

一位從事護士工作十多年的姐姐說,在醫院能看得很清楚,那些在父母生病的時候照顧在身邊的,大抵都不是父母最心疼的孩子,可他們做得越多,也被挑剔的也最多。

而父母最疼愛的孩子,哪怕什麼都不做依然會被父母惦記,父母生病的時候偶爾來一次醫院,出院的時候來接一下,就被說孝順。

相比那個真正孝順的孩子對父母的付出,真叫人覺得不公平。

可世界的奇妙之處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物降一物吧。從來沒有什麼所謂的公平,尤其是兄弟姐妹多的家庭中,哪怕是那個大度的孩子,久了也會看清這個世界的真相,總有一天會心寒。

莉莉是家中老大,有一個弟弟。原本四口之家,沒有太多的子女,負擔不會很重,如果兩個孩子都有出息,那麼子女長大後各自安居,父母也會晚年安穩幸福。

Advertisements

壞就壞在,莉莉的弟弟從小被媽媽寵壞了,慈母多敗兒,一輩子為兒子操心,一輩子也就有操不完的心,父母越是對他擔憂體諒,兒子反而越是不爭氣,不上進。


Advertisements

莉莉大專畢業,憑一己之力,很早就開始為父母的後半生打算,收入不高的她在結婚之前就懂得給父母買社保、買額外的醫療險。她害怕萬一有什麼事情,還是得靠她。

每次家裡父母生病了,她跟弟弟商量,都會被弟弟一句「沒錢」給塞回來。沒辦法,她所有的錢只能全部回報給父母,因為她覺得,父母這輩子不容易,供她上大學更是不容易。

但正如《原生家庭》一書中一句話說的那樣:

「當你把父母的感受當作你大部分人生決定的基礎時,你正在放棄自己的自由選擇權。如果在你心中,父母的感受永遠占首位,那麼你的人生也將由她們駕馭。」

莉莉不懂這句話的力量,一邊傾其所有地付出,努力尋求父母的認可,哪怕自己身無分文,也會去借錢上交給父母,弟弟有用錢需要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把錢給了對方。

Advertisements

她把父母和弟弟的需要放在第一位,卻把自己放在了最後一位。一面努力地討好家人,一面看不起自己,自卑不自信,錯過了喜歡的有著大好前程的一個有為青年。

又來潦潦草草幾句嫁了,兩口子感情不錯,但房貸、車貸,兩邊父母的養老壓力,經常讓她喘不過氣來。心比天高,卻又力比紙薄,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Advertisements

可再怎麼掙扎,也逃不過父母的緊箍咒,弟弟結婚,父母硬是逼他給了20萬,從銀行貸款出來的,還得她自己還。因為自己家裡也很不容易,莉莉在這件事情上,瞞了老公。

很快,婚後弟弟要求父母出去租房子住,因為媳婦跟母親合不來。可父母年紀都大了,沒人願意租房子給他們的,況且子女照看不到,對老人家來說也不安全。

於是從小到大都好強、扛事的莉莉,和老公大吵一架之後,硬是把父母接來了自己家照顧。一邊輔導自己的孩子,一邊好吃好喝地伺候著爸媽,生病了陪著去醫院,各種醫藥費檢查費也是自己默默咽下,因為就算跟弟弟說了也沒用,對方無論何時都是沒錢。

時間一晃而過,孩子都準備上大學了,莉莉也伺候了自己的父母將近十年,期間兩位老人生病住院三次,全是她和先生跑前跑後,公公婆婆在老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她和老公更是分身乏術,但這麼難都過來了,對父母,她覺得自己問心無愧。

Advertisements

看著父母年紀越來越大,莉莉好不容易說服自己的老公,要給父母養老送終。可父母有一天卻嚷嚷著要搬到弟弟那邊去住幾天。


Advertisements

也是那個時候,莉莉才知道父母的老房子要拆遷了,能分兩套房,而父母卻在沒有和她商量,甚至沒有告訴她一聲的情況下,把這兩套房子的產權偷偷過給了弟弟。

一瞬間莉莉像極了一個溺水的人,無論怎麼怎麼掙扎和呼喊,卻依舊感覺窒息……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明白,父母對子女的愛,並不是子女努力就可以爭取來的。

對於自己不那麼喜歡的孩子,無論她怎麼努力,父母總能找到一百個挑剔的理由;而對於父母內心深愛著的孩子,無論他有多麼的差勁甚至是不孝,父母也總是能體諒他的一切,也願意把自己所有的都給他,甚至為了他可以不惜一切。

這些年她咬著牙,銀行負債從20萬到80萬,沒有半句怨言。倆姐弟長這麼大,自大學畢業以來,莉莉不僅沒有花過父母一分錢,甚至還一直在給予,不斷地給予。

可弟弟呢?除了索取,不僅沒有為父母花錢,甚至力氣都少出,可父母最偏愛的還是他,兩套價值將近三百萬的房子,一個零頭都沒有留給莉莉,就全部給了弟弟。

她倒不是稀罕父母的錢,只是覺得自己這麼多年的在乎,掙扎,盡心儘力,都太矯情和多餘了,也許她的這種費勁在父母看來不僅是應該的,還是可笑的。

瞬間百感交集,對老公的愧疚,對子女的疏忽,對公婆的不上心,各種懊悔的情緒一起湧上心頭……


是時候該正式告別自己的原生家庭,給自己的前面二十幾年做個了解了,這些年對父母,也已經仁至義盡了。莉莉跟老公坦白了一切,男人雖氣憤,卻也抱緊了她,懂她的糾結。

一個星期後,莉莉幫父母收拾好行李,沒通知父母一聲,全部親自送到了弟弟家,父母見狀很是吃驚。莉莉直接對弟弟說:「我養了父母不止10年,輪到你給他們養老了。」

父母見狀破口大罵,說你弟弟讀的書沒你多,賺的錢沒你多,怎麼養我老,別忘了你的責任和義務,別忘了我和你爸是多麼辛苦供你上大學的……

父母的道德綁架又來了,可是這一次莉莉不再沉默,她第一次用惡狠狠地眼神看了父母,大聲地吼了一句:「夠了,三百萬的房子,養你們三十年都沒有問題,錢花完了再來找我吧。」

說完莉莉就走了,頭也不回地,身邊的丈夫緊緊地拉著她的手。父母的謾罵聲和弟弟媳婦的挑釁聲依然不斷在身後響起,但這一次,她不在乎了。她要好好愛真正愛自己的人。

國際知名心理理療師蘇珊·福沃德曾說:「家,是愛與溫暖德傳遞通道,也是恨與傷害德傳遞通道。但孝道讓我們只看到前者,而否認後者的存在。」

莉莉的做法是對的,孝順父母是應該的,但當父母一味索取的時候,你若一味滿足,犧牲的就是自己的整個人生。真正強大的人應該是敢於拒絕和說不得,哪怕是面對自己的父母。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