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退休「靠四棟房收租」安度晚年!她不向兒女伸手「也要孩子休想拿她的錢」

相信不少家長在孩子想要創業或成家買房的時候,多多少少都會金援他們,但無論給多給少都無所謂,只要切記千萬不能給到自己完全不剩!畢竟父母給孩子容易,但孩子給父母卻不見得乾脆,往往牽扯到許多很多層面。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下同

Advertisements


據《今周刊》報導,資深美食研究家梁瓊白出版過《做個不麻煩的老人》,內文提到「老本別全給兒女,一定要為自己留一些」,更以她的親戚靠4棟房子收租、不跟孩子拿錢也不給錢為例,點醒許多父母!


Advertisements

她曾透露,自己的媽媽已經高齡92歲了,自從中風後只能坐輪椅仰賴別人照顧,除了右側手腳無法動、其他恢復得不錯,而且頭腦也相當清楚。原本逢年過節他們七名兒女都會包紅包媽媽,但自從媽媽生病後有人就不給了,理由是她不需要用錢。

非當事人、示意圖來源:良醫健康網

Advertisements


但她卻認為,以前家中經濟大權全掌控在媽媽手上,更遑論媽媽把他們七個兄弟姐妹的教育費等等支出都打理得有條不紊,「卻因為老了,再加上自己又沒老本,落得靠子女給點紅包都被取消,心裡應該會失落吧?」因此她堅持該給的紅包不能少,至少讓老人家手頭有錢能用、能有安全感。

示意圖來源:東森新聞

Advertisements

 

她提到「媽媽很早就把房賣掉、財產也分給每個兒子」,如今住在小兒子家,雖然兒女都孝順、生活大致不需要負擔金錢,但沒收入、只能靠每個月4,500元的老人年金,想起過往年輕的自己,難免心裡會惆悵。她也以媽媽的例子警惕自己,「務必給自己留點錢才好!」

示意圖來源:良醫健康網


她分享,自己的親戚很早就懂得替老後做好打算,60歲退休後靠著4棟房子收租度過晚年,親戚認為把兒女養大到獨立生活就算任務完成,於是她不求兒女要給她錢,相對地,兒女也不能從她這裡拿錢。她的口頭禪是:我不靠人養,誰都無權批評我,我沒死前誰也別想分我一毛錢。她把自己的晚年生活安排得豐富充實,舉凡參加社團、跳舞樣樣來,假日就和三五好友安排登山聚會,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看了上面的例子,真的覺得要替自己留點錢,以免要伸手要錢!

上有兩哥哥!她未婚「獨自照顧失智母」存款見底咬牙撐 卻換來「大哥無情回覆」氣到告上法院

她想替失智母聘看護,大哥竟回覆「妳就再委屈一點,以後會有福報…」她再也忍不下去一狀告上法院,沒想到最後結果卻讓她感慨萬分…

示意圖來源:元氣網


據《呂秋遠粉專》報導,「母親臥病在床多年,尤其這幾年媽媽的神智越來越不清楚…」她是家中唯一沒有結婚的女兒,上有兩個已婚的哥哥,她與媽媽同住、於是便一肩扛起照顧媽媽的責任。

示意圖來源:頭條


這名女兒自述,雖然媽媽名下有一房,但存款已經所剩無幾,為了照顧媽媽、她拿自己的存款還有工作所得出來。不過隨著時間流逝,她的經濟壓力也越來越大,而原本的存款也早已坐吃山空,雖然還能再靠著媽媽的存摺再稍微撐下去,但是,花完以後,如果她再不去工作賺錢,可能連她自己的生活都會有問題。

示意圖來源:Shutterstock


至於那兩個哥哥,他們偶爾會來看媽媽,但都是「技術指導」居多,不外乎就是嫌棄她哪裡做得不好、哪裡可以加強,偶爾會塞個1、2千元給她,號稱是給媽媽的營養費。


她坦言,政府推行的長照2.0,根本不敷使用,就算「用好用滿」,即使重度失能,也只能獲得一天數小時的長照,剩下的時間仍然由她來承擔。如果要聘外籍看護,一個月的費用也不低,還得要騰出房間讓看護居住,可是家裡根本不夠大,她得要想辦法才行。目前看來,選擇由她「自己來」,應該是唯一的選擇。可是多年的長照下來、她身心俱疲,於是她鼓起勇氣,向兩個兄弟討論,有沒有可能請一位外籍看護來幫忙,至少讓她有機會可以喘息。


由於兩兄弟都有自己的家庭開銷,因此對妹妹的提議完全不感興趣,大哥的意思是,妹妹就繼續「委屈」一點,把媽媽照顧好,以後也會有福報的;二哥則認為,省點花錢就好了,他以後每個月可以給一、二千元補貼一下,多了沒有,因為他自己也得養家。當她聽到這些話,情緒突然崩潰,她覺得「兩個哥哥都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這幾年來,她花了多少錢在媽媽身上,兩兄弟卻沒付多少錢。更別說她親自照顧媽媽,所犧牲的青春歲月,他們講得很輕鬆,可是人生是她在過、媽媽是她在照顧,不能對她這麼不公平。」

示意圖來源:網路


這一次她不再退讓,一定要兩兄弟平均分攤外籍看護的費用,在得不到兄弟倆的答案後,她決定到法院提告。在調解過程中,他們還是不願意付錢,大哥甚至放話,就算沒錢,這間房子也不能動,要是把媽媽的房子賣掉,一定會告妹妹。誰都知道媽媽失智,敢賣房子,那就法院見。協調不成,又過了一個多月後,法官終於開庭。

示意圖來源:自由時報


「請問原告,你有對媽媽聲請監護宣告嗎?」法官一開頭便問。

「啊?那是什麼?我不知道。」她對於這個名詞很陌生。

「你必須要先對媽媽聲請監護宣告,法院裁定准許以後,如果你是媽媽的法定代理人,才能依法對其他兩個兄弟請求扶養費。否則,只有你媽媽可以擔任聲請人,你可能會有原告不適格的問題。」法官耐心的跟她解釋。

「可是,我以前花錢照顧媽媽,他們總該要還我錢吧!我的存款都花完了。」她不太理解法官的那些話,但是她知道,可能要扶養費有困難。可是,以前的扶養費,他們總該承擔吧?

「我查過媽媽的稅務所得閘門資料,她名下有房子。根據民法規定,如果媽媽名下有財產,不論是房子還是存款,就不能請求兒女扶養。如果你要對她扶養,這是所謂的『道德上贈與』,可能沒辦法請求他們歸還。」法官抱歉似地對她說。


她忍不住對法官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所以,我們不懂法律就該死嗎?我花了這麼多錢照顧媽媽,結果你告訴我,那兩個兒子都不用還我錢,這樣以後誰還要拿錢照顧媽媽?」講完這番話,抑制不住潰堤的眼淚,她站起身來,掉頭就走…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